重游黄龙山 -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详情

重游黄龙山

2021-07-21 03:49:26 来源:原创    作者: 胡映冰

黄龙山地处湘鄂赣三省交界处,属幕阜山脉,以山雄、景奇、水美的自然景观而著称。主峰龙王峰海拔1511米,比庐山主峰汉阳峰还高几十米。

站在主峰上可以一脚踏三省。湘、鄂、赣三省尽收眼底,修江、汨罗江、隽水三江水亦是发源于此山。

这里不仅山水宜人,而且历史文化底蕴厚重,有好多古迹可寻。山上有北宋黄庭坚、苏东坡等名人游览黄龙山时留下的诗章石刻;山下的黄龙寺是黄龙宗的发祥地,影响极其深远。

我小时候一直生活在白岭镇,虽然白岭镇就在黄龙山的脚下,但没有大人带是不敢轻易登山的。落日之下莽莽苍苍的黄龙山,总有一种神秘感,心想哪天如果爬上山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一定会看得好远,说不定还会遇到那个传说中能驱赶石头走路的神仙呢。长大后在外地工作,总要把乡愁装在怀里。特别是对黄龙山,有一种魂牵梦萦的情结。

去年在无锡逛旧书摊就发现一本诗集,上有无锡南宋抗金名将李纲的一首《送周元中游黄龙山》,诗中就提到黄龙山:

此身飘泊堕荆蛮,幸有幽人访我閒。

得句多从丘壑里,知音端在笑谈间。

青鞋布袜平生事,野鹤孤云到处山。

好去黄龙露消息,直须一箭透三关。

诗中的最后两句提到的“三关”应该是黄龙山下的黄龙寺禅宗公案“黄龙三关”。也说明在一千多年前,黄龙山就是当时人们的“网红”打卡地了。

今年“五一”小长假,我回到了老家,终于有机会重游一次黄龙山了。虽然我已经爬过好几次,但重游黄龙山的心情却是如此的迫切。五月五日,我和几个朋友一早驱车到黄龙山林场集合,随后开始步行登山,领略黄龙山独有的魅力。

林场门口一块电子屏上,显示负氧离子每立方厘米5000多个,这可真是大自然给我们的一个天然大氧吧。沿着山路边的水渠向上走,一路水流潺潺,太阳在树林中投下点点斑影。

越往山上走,路也越发陡峭起来。不知道爬过了几道陡坡后,我们来到了试剑石景点,在悬崖边上两块巨石中间有一条非常整齐的切口,传说是当年吕洞宾在这里试剑劈开的。站在黄龙山主峰上,极目远眺,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黄龙山最重要的三个景点是主峰龙王峰、鲤鱼朝天和只角楼,初来游客要到过这三地才算游了黄龙山。

我们这次主要是去鲤鱼朝天,路上要经过龙王井。首先映入眼帘是倚壁而建的一个小石亭,亭柱上有一幅“石马驮经通三界,龙王引水润十方”石刻对联,亭中有一泉水井,就是龙王井。传说古时候水井中有两条黄色的小鱼能呼风唤雨,所以这个地方又叫龙湫池。井中泉水清澈见底,冰凉沁骨。我们找到一个脸盆,装满泉水洗了一把脸,算是沾一沾龙湫池的“仙气”了。

去鲤鱼朝天的路很难走,一直是下坡,有时还要从石头之间滑下去,不小心就会被卡住。一路有惊无险,到了鲤鱼朝天我才明白毛主席那句“无限风光在险峰”的真谛了。眼前的景色把我惊呆了,就像挂了一幅油画:青翠的底色之上,有巨大苍白色的石头,石头夹缝长满火红的杜鹃花,对面悬崖之上的突然冒出一棵孤松,树下点缀着几株火红的杜鹃。这样的美景佳境,顿时让我忘了来时路上的艰辛。

对我来说,游黄龙山不仅是因山上的美景所吸引,更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故乡情结。站在黄龙山上,东边白岭镇是我父亲生长的地方,西南黄龙乡小庄村是我母亲的家乡。我的先辈都是在黄龙山的怀抱中成长的,这里随便一个不起眼的山谷,可能就是祖辈们耕田放牧的地方;随便一条不起眼的山间小道,就可能留下祖辈们踏歌而行的身影。这里的泥土已经沁入先辈们的汗滴,他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是黄龙山哺育了他们。而黄龙山对于他们,不仅是山上瑰丽的风景,而更多的一种根植在血液之中的精神和文化传承。

站在山顶东望南眺,目之所及的村落与田野上,早已是人才辈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相信山川有它的灵气的,这黄龙山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英才俊杰。是黄龙山给了他们大山一样的坚毅性格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以及祖祖辈辈的优良传统,让他们走出大山,不断拼搏进取,成就一番事业。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黄龙山是一块净土,这天然的景色没有人为破坏,一派原生态、纯自然的风光领地。

一路景色,自得其乐。于我而言,每次爬黄龙山都是一次贴近故乡的亲切体验,而我又将故乡的深情厚谊归入行囊,温暖行程,拼搏他乡。




297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