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赶集-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山口赶集

2020-08-28 09:17:31 来源:    作者:彭先水

我的家乡修水县山口镇,有一个风俗:赶集。

古时候的山口老街,是一个水运发达,商贸繁华之地。一条C型状的武河从发源地铜鼓县大塅镇流入,弯弯曲曲,绕街而过,从山口、征村汇入修河。

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奉崇武三乡经商福泽之地。慢慢地,人们习惯了每月1号和15号两天的赶集日。

小时候,每到赶集日,爷爷奶奶定会带上我。爷爷会用竹扁担挑着自家种养加工的土特产,比如糯米熬的白糖、萝卜干、山竹笋,以及土鸡、土鸭等去老街赶集。

那时,我家住在一个叫下西源的小村落,离老街集场约有八华里的山路,还要过一条宽约20米的小河。河面上有一座木板桥,大人们挑着担子行走在桥上面,会吱呀吱呀地响。孩子们常常要父母牵着手护送过去。

每逢赶集日,爷爷便早早地把我从梦中叫醒。吃过早饭,爷爷挑着糖担,奶奶提起竹篮,我跟在他们身后,一路小跑。

小村通往集市的路,是一条泥泞的小道,需要花费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爷爷他们挑着百余斤的货担,常在途中一个叫里祥埂的亭子里歇息。

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的集市设在山口老街,老街由北向南延伸有八个甲(甲约相当于现在的居民小组)。从一甲里走到八甲里足足有三华里。

老街说是条街,其实就是几条三米多宽的巷子,巷子的地面是用青色鹅卵石和麻石条铺垫而成。街两边是砖木结构窄而长的店铺,铺门是老式木板门,木门的另一边还开了一个大窗子。窗户没有玻璃,上下的窗框有一道槽,木板塞到槽里,就把窗口直接封住。开店时,将木板从大窗拆下来,客人就可以看到店铺里的东西……

老街在清末民初期是漫江宁红茶的集散地,也是奉崇武三乡商家的首选商贸地。至今还保留着“协昌南货店”“祥南广杂”“好古斋”等老字号门牌。

上个世纪60、70年代,是老街最繁华的年代。不仅有国营商店、公私合营商店,还有大批私营商家。每逢赶集日,街道上总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从一甲里挤到八甲里要花半天时间。

巷子的交叉口处,有一家国营大商场,门头上有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紅衛商場”,里面各种商品和食物。

在老街的公古巷口还有一国营商店,叫“南杂百货店”。要买日用消费品的大人们和爱吃零食的孩子,每逢赶集那天,总是挤在店里大呼小叫的,半天才能抢到自己所需的商品。

在老街较繁华的公古巷中间,还有一个国营收购部,这里却是我们小时候出售“山货”之处。每逢周末,学生都会上山剥棕皮、捡桐籽、摘金银花、拔茵陈,下地捡玉米球……晒干后逢赶集日挑去收购部卖了,换点零钱交学杂费。

我们赶完集,卖完山货,下午两三点还要走八九里小路,到家很晚才能吃上饭菜。此情此景一晃40余年,往事心酸而又温馨……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上世纪70年代中期,那时候一手抓政治,一手抓生产。每月的1号和15号,全队所有男女老少必须统一到队里集中学习。所以,每月两天的赶集日由原来的1号和15号改成了2号和16号,延续至今。

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一部分有点头脑的农民开始经商开小店。

在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努力下,在离老街约一公里的辛岭埂建成一条新街。自新街建成后,街道宽松了,铺面更多了,路面也硬化了,经商的个体工商户也越来越多。

每逢2号和16号两天赶集日,游客从四面八方前来赶集。从新街到老街人山人海,各种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一片繁华之景象。

因工作等原因,已多年没有遇上家乡赶集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回故乡,正遇上赶集日,便抽空再赶了一场集。

虽然现在赶集的场景是今非昔比,各种各样的商品也让人眼花缭乱。但记忆里儿时赶集的场景总是挥之不去,仿佛就在昨天。

如今,爷爷、奶奶早已远去,他们赶集时的那个背影,已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集市上那木板铺子、八方门、鹅卵石麻条铺成街道,以及叫卖声、人山人海的场景,依然让我记忆犹新,时时缠绕在我心中。






35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