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林别裁》:一个学者的词学心史-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词林别裁》:一个学者的词学心史

2020-06-01 09:19:32 来源:    作者:詹谷丰

卢家明先生编著《词林别裁》的时间,和他的胡子一样漫长。一般读者,在《词林别裁》上看到的是汉字、书法、绘画和篆刻,而我看到的,却是一个词学研究者的汗水和心血。

卢家明先生同我透露那个计划的时候,只是一个词林的轮廓,一本著作的体例、引用的词牌、入选的词作、选用的书法和美术作品以及篆刻,都在内心的孕育中。那个时候,我还在单位用文字打发时光,如今见到厚厚的两册《词林别裁》,已经满头霜雪,早成闲云野鹤。一部专著,是一个学者心血的结晶,是一个生命从精卵着床至呱呱问世的漫长过程。卢家明的胡子和我的白发,共同见证了一部词学著作问世的漫长时间和艰苦过程。

词是中国的传统,是一种不绝的文化精神。这种起源于唐代的长短句,用“抑扬顿挫的音乐美、错综变化的韵律、长短参差的句式以及所抒发的浓烈深挚的感情,成为一种深受人们喜爱的文学体裁”,成为中国古典文学史上一朵从未凋谢的奇葩。中国人的一生中,未必有正襟危坐的填词,但那些化成了现代语言的古词句,却是时时刻刻活在我们的文章中和口语里,比如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等,都成为我们耳熟能详的当下名句。

卢家明先生用沉甸甸的《词林别裁》,唤醒了一个写作者对词的记忆。我的求学时代,正是诗词的寒冬,我接触过的所有词学知识,都是从毛泽东诗词中收获的一鳞半爪。走出校园之后的自由阅读,那些爱情、人性、山川河流和抗击侵略保家卫国的主题,才真正让一个阅读者进入无边的词林,看到世界的豪放和婉约。

《词林别裁》让我在广袤的词林中流连了一番绝美的文化风景。书中的参读、品题、汇评、注释等栏目,毫不喧宾夺主,却用丰富的知识和扎实深厚的功底,展示了词林的万千气象。卢家明站立的高处,是一个登山者费尽多年汗水辛勤攀登的海拔。在词林险峻巍峨的高山上,有的人看到了野草,有的人看见了树木,卢家明看到了蓝天白云。词选,不仅仅是眼光的考验,更是内容的复合和形式的创新。

“《词林别裁》是一部复合型作品,它既是词选,又是词作赏析集,还是填词教科书。”《词林别裁》序言中的评价,是一种客观准确的判断。编著者精心选取了58个词牌,选取了每个词牌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首词,作为赏析的经典,之后通过“临风赏析”“古今汇评”“词人心史”“词林逸事”“低吟/浩唱”“倚声依谱”等栏目,有机地将名作赏析、词史回顾、词学研究与创作教学结合在一起,这种别具一格的形式,开了词选的风气之先。从著作形式和体例安排的意义上,序作者用了“鉴别取舍别出心裁”的定语解读《词林别裁》这个书名,这个解释洞透了卢家明编著的动机和出发点。照本宣科,人云亦云,是最简单的投机取巧,推陈出新,则是古典文学研究的难点。卢家明在词林的裁定中,选择了一条险道和难路。曲径通幽,功夫不负苦心人。词林的正果,尽在青灯黄卷,暮鼓晨钟的修炼之后。

《词林别裁》中收录的58个词牌,远远不是词牌的全部,而编著者,也没有通过一部著作将一千多个词牌一网打尽的用心。然而,在有限的58个词牌中,读者看到了自隋朝以来一千多年词林中的满天星辰,李白、刘禹锡、白居易、张志和、温庭钧、韦庄、李煜、柳永、苏轼、黄庭坚、秦观、周邦彦、李清照、辛弃疾、姜夔、晏殊、欧阳修、陆游、岳飞、文好问、白朴、马致远、陈子龙、张煌言、屈大均、王夫之、纳兰性德等数十大家,代表了唐、五代、宋、金、元、明、清各朝代词的成就,展示了花间词派、南唐词派、豪放词派、婉约词派和清代的阳羡、浙西、常州三大词派的繁华盛世,词林漫长的历史,通过文字、书法、绘画、篆刻等多种形式一幕一幕打开。《词林别裁》的编著者,以导演的姿势,隐身于大幕的背后。

和卢家明同饮一江水的义宁乡贤黄庭坚,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清平乐》: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这个北宋的书法大家,用他的词为《词林别裁》作了含蓄的铺垫:只有故乡的黄鹂,才知道一个学者许多年的心血,如何凝聚成一部大书。


49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