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包家庄-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红色包家庄

2020-04-01 08:58:39 来源:    作者:冷春晓 龚九森

疫魔肆虐,宅家日久。冬天悄悄地过去,暖春静静地到来……初春的一天,久违的阳光洒满大地,温暖和煦。金灿灿的油菜花铺满田野,清香扑鼻。县委党史办的几位同志前往溪口镇包家庄村,为规划设计该村红色旅游出谋划策,来到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村庄,我们无不为这里的红色基因所感染,令你不得不挥笔书写这红色的历史……

红土地上祭英魂

包家庄村离县城约40公里。沿着茅界公路到达溪口集镇后,西转大椿方向行车不到10分钟,我们就来到位于包家庄村的溪口烈士陵园。陵园坐北向南,布局严谨合理,建筑风格别致。全园由纪念广场、纪念碑文、气洞惨案烈士墓、烈士公墓、纪念亭等几部分组成。这里安葬着烈士的遗骨或骨灰,烈士碑文镌刻全镇395位烈士的英名。园内庄严肃穆,绿树成荫,风景石刻“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在日照下熠熠生辉,一副长联“四百英烈长眠大地青山肃穆,三万人民常忆忠魂热血沸腾”告诉我们:这里有英雄的人民,这里是红色的土地……惨绝人寰的“气洞惨案”发生地就在这里。在惨案遗址的洞口建有六角纪念亭,洞口一米见方,口小内大,深不可测,可惜不能深入洞中探究。据史料记载,1931年11月18日,驻扎溪口的反动地主武装河北保安团300余人,为投合国民党军队发动的第三次“围剿”,趁主力红军远离苏区之机,突然袭击陈坊苏区。县苏第九区第四乡先锋连第二班班长黄保昌、赤卫队队长叶向春率领赤卫队员,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终因寡不敌众,带领100余名群众,退守到可容纳千余人的气洞。敌人对洞内赤卫队员软硬兼施均无济于事,便将干柴、地箕、箩篓和干辣椒等物品堆放在洞口,点火塞入洞内,并用4架风车对着洞口猛扇12小时左右,洞中赤卫队员及革命群众绝大部分遇难。第二天,县苏第九区游击队从鄂东南闻讯赶来,将敌击溃,并把受难群众和赤卫队员抬出气洞。受难者一个个被熏得七窍出血。这次惨案共有133人遇难,其中绝户有48户,最多的一户有15人遇难,只有3人被抢救生还。这就是90年前震惊湘鄂赣苏区的“气洞惨案”。先烈已去,忠魂犹存。如果不身临其境探究,无法设想当时的惨烈,难以理解烈士的斗志!我们要不忘中国共产党的初心,牢记党的使命,把老苏区建设得更好,不然,对不起长眠于地下的英灵!

红军洞前坠“飞虎”

离开烈士陵园,我们心潮起伏,步行一公里余,就到了红军洞旧址。红军洞是一个溪岸峭壁下的石灰岩溶洞,占地约200平方米,四周树木茂密,洞口十分隐蔽,不仅洞两旁有出口,洞口之上还有出口,进退可守,易守难攻。洞中迂回曲折且又宽敞,躲避其中,外人根本无法察觉。据考证,红军洞原名担石溶洞,曾建有湘鄂赣苏区最早的兵工厂之一,于是被改名为红军洞。现在的包家庄村先后属修水县苏第九区(大椿区)第四乡(陈坊乡)、修武崇通游击区管辖。修武崇通县这块根据地,一直坚持到国共第二次合作。为保障武装红军的需要,壮大苏区武装,县苏第九区和红三军在红军洞建立兵工厂。赤卫大队利用这天然的场所,组织当地铁匠,在洞中架起铁锅熬硝,筑起火炉打铁,办起临时兵工厂,制造梭镖、大刀、鸟铳、土炮、手雷等兵器。县苏第九区第四乡先锋连驻扎在兵工厂一公里外的“吴三峰祠”,对兵工厂予以保护,成为名符其实的“红军洞”。步出洞口,豁然开朗,眼前是金黄色的油菜花,抬头远望,蓝天白云,在对面树木葱茏的高山之间,就是张澄湖青败里横路下的山窝里,是“飞虎队”飞机坠落之处。据记载,1943年8月24日中午,一架“飞虎队”飞机与一架日军飞机在修水县渣津镇上空对决,持续了20多分钟后,日机拖着长长的浓烟,坠毁在修水县上衫乡同升村四组芭蕉坑飞机窝,日军飞机驾乘员当场毙命。击落日军飞机后,“飞虎队”飞机严重受损,最后缓慢坠落在这深山老林中,“飞虎队”驾乘员跳伞降落,造成两伤一亡。后来驻守修水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十集团军新十三师赶往事发地点进行救援,组织人员将飞机散件运送到渣津镇莲花村匡氏宗祠周边房屋存放。谈起“飞虎队”,熟悉抗日战争历史的人并不陌生。据史料记载,1941年4月15日,美国罗斯福总统签署了一项不对外公布的特别命令,允许预备役军官及陆、海军退役人员参加援华志愿航空队。8月1日,“中国空军志愿大队”(又称“美国志愿航空队”)正式成立,因志愿队员们在P-40B型战斗机的机头上绘有露出两排利齿的凶猛虎鲨,这支部队又有着“飞虎队”的别称。“飞虎队”在中国11个月的时间里,作战50余次,击落敌机299架,消灭日军大量的坦克、车辆、舰船和地面部队。“飞虎队”在空战中损失了12架战斗机,在地面损失了61架,包括建队时的三名中队长在内,牺牲了20多名志愿队员,我们要记起这些为抗日而牺牲的志愿队员。在修水县这样一个山旮旯里,有着这样一个精彩的抗战故事,这是当年美国支援中国抗日的有力证据,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世界反法西斯联盟的生动见证,我们不应当忘记!

红色家书耀千秋

收回思绪,移步换景,一块“红军驿站”的指示路牌吸引着我们。红军驿站位于包家庄村珠珑自然村,是老红军刘克之的儿子——辽宁大学刘小平,为完成父亲的遗愿,用节俭下来的退休工资40多万元,同溪口镇党委政府共同建设的。整个驿站分三层,依次展示修水籍老红军事迹、优良红色家风及红色讲堂。在红军驿站前方有一个小广场,建有石刻“红色家书”,是刘克之写给儿女们的家书。家书内容如下:“你们要牢记自己是红军的后代,要继承发扬革命传统,要与人为善,不可张狂。努力学习真本事报效国家,决不可打着父母的招牌,托关系找门路去追求名利。那样做是可耻的,也是最不孝的。希望你们谦虚谨慎,自食其力,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要清清白白夹着尾巴做人,成为普通老百姓中的一员。要知道你们的根在修水,有能力一定要回报家乡,因为那里是老区,有数万人民为中国革命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要坚信马列主义,听毛主席的话,跟共产觉走!”谆谆教诲,如言在耳,不仅给了他子女以深刻的教育,而且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家书抵万金,这虽是和平时期的书信,但却给子女和后人以人生的启迪。刘克之是经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其妻贾克是1936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1945年10月,日本投降后,他随抗日军政大学转战东北黑龙江省北安县。抗大后来改名为东北军政大学,他任供给部副政委。由于百团大战时头部负伤(解放后仪器检查出脑颅内有碎弹片压迫脑神经),为了不影响革命工作他决定辞去领导职务,要求去基层当个保管员,他向当时的军政大学代校长何长工写辞职报告。在他的多次请求下,组织上将他安排在黑龙江省军区教导大队任大队长,“自降三级职务”,这在今天许多人是难以理解的,但他认为很正常,这就是一个老红军的情怀。2012年4月28日,他儿子刘小平遵照其父亲的遗愿,带领家属将父母的骨灰从辽宁护送回修水,安葬在此。他当时还向包家庄小学捐赠了20000元。2015年他在墓园旁修建其父母的生平陈列室,2018年又建成红军驿站。刘小平因此被评为“九江网事·感动2018”十大年度网络人物。红军驿站现已成为辽宁大学广播影视学院红色创作基地,渤海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红色创作基地,县委党史办、溪口镇党委的党史教育基地,也是修水县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基地。现在,红色旅游已成为人们学习休闲的热点,包家庄村作为当时著名的苏区,蕴含着丰富的红色资源。我县准备投资400万元,在这里打造党史文化景区,这些红色因素无疑要成为重要的看点,我们期待着一个崭新的红色包家庄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57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