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渐行渐远的村庄-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那渐行渐远的村庄

2020-03-23 04:24:34 来源:    作者:邱 军

​人是有根的,我一直这么认为。就像一棵树,深深扎根在泥土里,才能茁壮成长。


有一方让我魂牵梦萦的土地,那便是生我育我的乡土,我的根就在这里。得意时想到她,失意时也想到她。逢年过节,触景生情,随时随地想到她。


每次回到村庄,妻子总说:“你回来后便像丢了东西一样,屋前屋后这走走,那看看。”我默然一笑,这里有我太多的记忆。每一棵树、每一条小道、每一条水沟,都刻有我的印迹。


“爸爸,爷爷把你的那棵树砍掉了。”儿子在电话里着急地说。我愕然了好一会,回到家才知道,原来是屋后那棵樟树的一根大枝伸到了屋檐边,父亲怕刮风下雨时蹭到房子,便砍掉了那根树枝。


因为疫情的原因,一家人在老家从年前呆到年后。空闲的时候,便和儿子讲我从前的时光。


那棵樟树,是我读初一的时候亲手栽的,前些年房屋挖地基时,在我的再三央求下留了下来,如今树干已有水桶一般粗了。每次听我讲从前的时光,儿子都听得津津有味。


我出生的地方,小地名叫洞下,四面环山的一个小村庄,一条小河从中穿过。我的所有少年时光,都散漫在村庄的田野、小溪和山亘。


村庄虽小,但它是生动的。镶嵌在山凹里的我的村庄,清晰的记忆里,炊烟袅袅,流水潺潺,鸡鸣狗吠,庄稼茂盛,祥和而自然。


无论离家多久,我的心,总也离不开这片土地。也因此,我的思维,我的生活习惯,注定无法脱离这浓浓的乡土气息。并且,让我越来越疯狂地热爱着。


回忆,总是让人暖暖的,暖得让我不愿也不忍扔下这一切离去。


尽管我和小伙伴们捉迷藏的老屋坍塌了;尽管我爱爬上爬下的那棵桃树只剩树桩了;尽管河边的晒谷场已经蒌蒿参差;尽管河里的鱼虾越来越少了;尽管很多的物是人非,然而村庄依旧是我的村庄,土地依然是从前的土地。以至于让我常常有一种幻觉,岁月不曾流经我的村庄,我也从来不曾离开过片刻。


沿着弯弯曲曲的阡陌,走在田间地头,那一幕幕插秧、收割的情景,历历在目。


屋前的那块稻田,母亲不忍让它荒芜,这两年,一有时间就从县城赶回来,起早贪黑地种上各类蔬菜。趁着这次在家的时间,我们给菜园围上了一圈竹篱笆。


晚上借着灯光,母亲站在菜园前看了又看,就像睡前的孩子,看着爱不释手的玩具。生在乡村的母亲,没有念过多少书,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这块土地。她要做的,就是精心打理,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家里的柜子里,留存着母亲的劳动成果,红薯粉、红薯丝、萝卜干、豆角干,一小包一小包的。我曾经觉得难以下咽的粗粮,如今吃来津津有味。


也因此,在乡镇工作的这些年,我越发喜欢走进那些与我记忆中的村庄一样的地方。看看场上晒的谷子,缓缓流淌的小溪,吆喝耕牛的农人……还有在阳光下坚守的土坯房,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而亲切。


80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