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地梅花香-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满地梅花香

2020-01-17 10:21:17 来源:    作者:卢大祥

人眼是部奇特的摄像机,灵活运用它独特的搜寻、抒情功能,能呈现好莱坞电影也无法媲美的宏大场景。

今年的冬天像个三百斤的大胖子,来得很缓、很慢。

只有枫树为了迎合时节,脱下了绿外套,尽管十八岁的姑娘怪它不能遮挡晌午的阳光,群鸟嘲讽它暴露了巢房,它依旧晃着秃枝,仿佛炫耀纤瘦的身姿。

殊不知,美,早已不仅仅是天生丽质。

我到马坳镇七十余日,在这片热火朝天的热土,总觉得忽视了什么,摸着滚烫的心脏,又寻不到丁点痕迹,一直到我走进枯叶满地的环卫所后院,才眼前一亮。

因房间陈设简朴、老破,这个古色古香的宿舍小院,同预料中的韵味差之千里。

前天中午,我和罗走进后院,入眼便有几棵不知名的落叶乔木,稍稍收回目光就有高过屋檐的罗汉松,中间矮木成花坛,麦冬铺地,小径游龙走蛇,到那端,花坛小径相间呈现的八卦图,画龙点睛,令后院多了几分灵毓之气。可绿树白地,终不够诗情画意。

大概是有些疲倦了,我深吸口气,突然叫道:“不对。”

清冷中,一抹花香钻入鼻息。“这是一棵腊梅树。”罗用识花软件拍了拍,肯定地说。

我摇了摇头,在这经年不曾修剪、打扫的后院,在一棵青藤垂条的景观树后,在枯枝败叶层层覆盖的泡桐树下,独自开放的它,已经不是一束梅花,是我一直寻找,却不曾找到的温度。

我所在的马坳镇政府工作扎实,别人常说这里新农村建得漂亮,这就好像那标准的后院,如果有外人身临其境,肯定会说在乡间这院子很难得,但又说不出所以然。

没有人知道,扶贫系统卡时,樊书记为按时完成任务,和扶贫专干在修水网吧输机到零点;秀美乡村建设分管领导走在最前头,搬砖拆旧一马当先,风雨不阻;镇、村居干部熬更守夜,走村上户,有农户说“就连我儿子都没这么勤快看我。”

没有经年甘心在墙角,掩埋于枯叶下的等待,就不会有凌寒的沁香。

星期天,我骑摩托到东津村接同事上班,早晨八点多,有一辆绿色电动车就在山坳处停留,起初我只是迷惑,清凉的早晨在没有耕地的地方能做什么?可往前几十米,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正拿着垃圾钳在茅草中清理垃圾袋,这一幕,令我震撼。

即使再不起眼的岗位,也是连并人间真情的粘合剂。

金字塔每块巨石都重达数吨,在那个没重机械的时代,只能靠一步一步挪近,一点一点垒高,才创造世界奇迹。与其说它是建筑奇迹,不如说是人类团结的奇迹。马坳亦是如此。

驻足马坳,不必登上雷峰尖刻意看其规模,随便驻足街头,停在乡村小道,看那一幅幅为城镇发展不遗余力的小景,便会有种扣动心弦的动感,不由自主在大脑记录下恒久的画面,画面汇出的暖流温暖整个寒冬。

一路前行,好景不断,四季如春,遍地花香。

68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