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情结”代代传-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红色情结”代代传

2020-01-15 02:45:15 来源:    作者:陈 帅

​从小,我的家人就是我心目中的一座高山,巍峨耸立,任尔风吹雨打,永远不动。

爷爷曾对爸爸说:“我知道你工作出色,但那不够,你要跟党走。”在爷爷的带动下,爸爸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爸爸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我已经入党,你要好好努力!”听到爸爸入党的消息,我真高兴。我也向往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

我的爷爷、外公、外婆都是党员。小时候,爷爷经常给我讲有关共产党的故事,他说,那个年代,只有扛炸药包上前线的人才有机会入党,还说入党多了一份责任。

爷爷有着40年党龄,修建南茶水库时入的党,此后就一直从事水利工作。有一年暴雨连连,南茶水库溢洪道过水深达两米多,爷爷连续几天几晚都睡不着,躺下后又起来,在房间走走停停。爷爷一直坚持吃住在水库,有一天,水库内一条渡船被水冲到距离溢洪道橡胶坝100余米处的水面上,如果渡船漂到溢洪道冲撞橡胶坝体,会给下游沿河群众的生命财产、农田、庄稼带来很大损失。此时,村干部和爷爷紧急找人帮忙,采用木排、绳索配合,控制了渡船。爷爷的一言一行都是对我的教育和启发。

我的外公曾在粮站当站长,外婆任站员。外公负责粮站的全面工作,并对原粮质量负责。排队交公粮时,大家盯着验粮员,既怕粮食质量不过关,又担心定的等级差。有的亲戚就希望外公给他上交的粮食定个好等级,秤上也能关照些。可外公不讲情面,粮食不过关,就让他担回去。因此,他们就到外婆面前“告状”,但外公依旧坚持原则。外公教会我做事要认认真真,坚守原则。

爸爸是乡镇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家里的柜子放满了他的荣誉证书。记得有一次,大雪纷飞,爸爸穿着雨靴,扛着油米、电视机进村,晚上到家,雨靴、衣服上沾满泥。2017年特大洪灾时,一天深夜,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迷糊中听到一位老奶奶的声音:“小陈,下好大的雨,我家的房子后面山体滑坡,不得了……”“不要慌,快到安全的地方等我,我现在就来……”听到关门声,我睡意全无。此时,我非常担心爸爸的安危。

爸爸的同事评价他是个实在人,干活从不偷懒,妈妈也这样说过。我也要像爸爸一样,做个实在人。 

(作者系江西应用科技学院2019届毕业生)


58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