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怀念父亲

2019-03-01 09:39:01 来源:    作者:邓二锁

父亲离开我不知不觉已有七年时间,在很长的时间里,我总是不相信父亲就这样没有说一句话离开了我们,总觉得他只是出门远行,舍不得我们、不放心我们,会在某一天的某个时候突然回来,回到家里,回到我们身边。

父亲不苟言笑,对我要求很严。在我印象中,父亲的形象是那样的高大,他总是早出晚归,总有做不完的事。从小到大,我总是希望自己学习成绩好一点,懂事一点,为家里多分担一点,那样父亲才不会那么辛苦劳累。

可是无论父亲多么忙,总是会腾出时间来关心我们姐弟四人的成长,大多都是晚上与我们谈心,父亲说这是“读夜书”。有时一星期一次,有时一星期几次,有时一个月一次。小时候我们不懂事,总是嫌父亲唠叨,长大成家后却总盼着能回去读一次“夜书”,如今,再也没有机会了。

父亲喜欢喝家乡茶,晚饭后会叫母亲或我们几个大的孩子去泡茶。麻子、豆子、米花,总是叫多放一点,要“上不见水,下不见底”。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母亲会说一些家长里短,我们在旁边叽叽喳喳。

父亲开始是默默地听,等他茶喝得差不多,咳嗽一声,就开始给我们上课啦!父亲很能讲、也会讲,每一次都从很远的地方讲起,母亲在一旁总是笑着说:“这过门也太长了。”

那时我们姐弟还在读书,父亲说得最多的话是“勤能补拙”,讲得最多的故事是“铁棒磨成针”。从姐姐讲到我,从妹妹讲到弟弟,要我们努力学习,通过学习改变命运。

父亲总是把他求学时家境贫寒,爷爷奶奶含莘茹苦的养育他,自己刻苦发奋,才走出农门的亲身经历讲给我们听。

父亲对自己也要求严格,他爱阅读,从不打牌赌博,一有时间就是陪在我们身边,我们做作业,他看书看报。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家里买了电视机,刚买回来大家觉得很新鲜,上邻下屋都来我家看电视,那个时候热播的电视连续剧是《射雕英雄传》,一到晚上家里总是人不断,很是热闹。

我们小孩子也跟着一天到晚守在电视机旁。过了一阵,父亲把电视机放起来。父亲说:“要读书,不看电视。”父亲都不看了,我们自然是看不了,家里的电视就这样蒙上了灰。

直到1997年家里才买了彩色电视机,父亲说是喜迎香港回归。这时候我和姐姐已经毕业参加工作,弟弟妹妹还在读书,父亲依然是每晚看完新闻联播、天气预报就准时关电视,让大家静下心来读书。

一转眼,我参加了工作,乡镇工作很辛苦,有时候一两个月不回家,只要是我回来,父亲也会尽量不加班,回家来一趟,问问我工作上适不适应,有没有难题。这时候父亲说的最多的是“遇事问三老”,要我遇到工作上的问题多观察、多思考、多请教。

父亲敬重的一位老人,他叫陈治民,陈治民爷爷曾参加过抗美援朝,复员回到修水,先后在县民政局、县人大机关工作,在我们家最困难时候,得到过陈爷爷的大力支持帮助与鼓励。

父亲对陈爷爷这位长者发自内心的崇敬,陈爷爷对父亲这位后生格外看重,两人建立起深厚的感情,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父亲无论是个人工作上的问题,还是我们姐弟四人的读书、分配、成家等等,都一一请教陈爷爷。

父亲退休后,仍然忙得停不下来,总是那样的忙碌。父亲说的最多的话是:“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父亲的老上级、原供电公司经理朱武森,比父亲年长两岁,却是父亲多年的领导,父亲对朱经理这位亦师亦兄亦友领导的崇敬是油然而生,是朱经理发现并启用了父亲。

多年来父亲在朱经理主政的公司担任中层干部,为了感谢朱经理的知遇之恩,父亲在技术上精益求精,管理上严格要求,工作上任劳任怨,长期超负荷工作。

父亲说自己从农村来,能吃苦,多干一点。直到病倒的那天晚上,父亲还在公司加班到凌晨一点多钟。父亲走的那天,朱经理特意从九江赶来送父亲最后一程。

如今我们姐弟四人都已长大成人,我在修水,姐妹在南昌,小弟在苏州,年迈的母亲放心不下,长年在修水南昌苏州辗转。

每年的清明节、中元节,才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这个时间大家都往家赶,回去看父亲。子欲养而亲不待,对父亲的无尽怀念,想着想着,两行热泪不禁潸然而下......


204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