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 姐-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梅 姐

2019-01-16 09:40:51 来源:    作者:谢琼芳

初识梅子的时候,我才20出头,因家乡都是布甲,所以特别投缘,那时她和她母亲时常到我家话家常。梅子比我大五岁,有着江南水乡女子般的玲珑与秀美,一双灵动的眼睛,乌黑亮丽的长发齐腰,走起路来飘逸出尘,宛如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我叫她梅姐。

梅姐很小就和她母亲独自生活,她的母亲淳朴刚直,依靠农耕过着艰苦的日子,“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在她母亲那体现得淋漓尽致。

梅姐幼时饥寒交迫,她与我说起这些事时,总是热泪盈眶。因家庭经济困难,她念完高中便去了深圳打工,找了一份报关的工作,边工作边买大量的书籍自学,通过成人考试取得学历。眼见日子有了好转,在深圳站稳脚跟,准备接她母亲去深圳,然而世事难料,其母亲因意外摔伤卧病在床,梅姐只得辞去工作,回到家乡照顾母亲,通过开裁缝铺来补贴家用,用她瘦弱的肩膀支撑起这个家,其间的辛酸与泪水恐怕只有暗夜里的星光才能照见,而她就像墙角的那株梅花,凌寒不畏,即使在天寒地冻、冷风瑟瑟的冬季,依然散发着馥郁的芳香。

在纷繁的世界里,梅姐一路跌跌撞撞,遇见过美好、善良、温暖,也遭受过冷漠、非议,似乎是苍天怜悯这位聪敏、善良的女子,遇见一位好人结婚生子,一家四口住在七十平米的温馨小屋,过着幸福生活。

几经转折,她后来成了某超市管理员,日子也红火了。然而幸福的生活有如璀璨的烟花一样短暂,2012年10月底,她的丈夫因中风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做了两次脑部手术,半年后才恢复意识,但从此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人无法接受,我不知道在她那瘦弱的身躯里应有一颗怎样坚强而勇敢的心,才能够承受这生命难以承受之重?

我去看望梅姐时,她脸色苍白,很憔悴,原本娇小的身躯更瘦削,家庭的重担全落在她一个人身上,除了上班,她还要照顾瘫痪的丈夫,年迈多病的母亲和上学的儿子。为了不使丈夫的身体生疮和萎缩,她每天要给170多斤的丈夫翻身擦洗、按摩。几年如一日的悉心照顾,她用朴实的行动诠释了做妻子的责任和担当。

她说,患难见真情。她丈夫单位的同事朋友和社会各界的好心人纷纷伸出援手给予她经济上的帮助和精神上的安抚。

女人是水做的,脆弱的时候宛如一尊细腻的瓷,坚强的时候如石崖边上磐石。

不管多么艰难,梅姐没有怨天尤人,面对残酷的命运挑战,她没有沮丧沉沦,而是用耐心与爱给予她丈夫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心灵上的抚慰,不离不弃,坚强的战胜困难。

梅姐在照顾家庭的同时,夜里依然坚持看书学习,最终以第二名的好成绩考进她所住的社区工作。

今年过年的某个夜里,当我再次去梅姐家时,她的丈夫有了好转,可以撑着拐杖勉强走几步,他说:“我这一生最幸运的是娶了一位贤惠善良的好妻子,是她让我坚持下去,如果没有她……”说起梅子,他的眼神中满含着心疼和感激,激动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我想起了张爱玲一句经典的话,“长的是苦难,短的是人生。”这一次,我没有看到梅姐眼中的泪水,她那被生活折磨得泛黄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容,只说了句:“笑着活下去!”

从梅姐家出来时,她送我走了很长一段路,我催她回去,看着寒夜中她渐行渐远弱小的背影,整个城市的烟花和灯火都不再耀眼,她就是寒夜里那一束最亮的光。


114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