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手足情-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难忘手足情

2018-12-03 11:15:00 来源:修水报    作者:曹丁山

看过一个视频:一位80岁的老姐姐,坐车1000多公里,去看78岁的弟弟。临别时,姐姐说,这可能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然后潸然泪下。弟弟把姐姐扶上车握着她的手,也嚎啕大哭得像个孩子。那场面我是看一遍泪崩一次。

半世父母恩,一世兄弟姐妹情。

其实兄弟姐妹才是父母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产”,是多少钱也买不到的。

古语云: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平时风平浪静过日子时,并不觉得有什么。每当灾难和危险降临时,最早想到你、最早出现在你面前的往往是兄弟姐妹。

记得小时候,我常同我小哥哥“干仗”。兄弟姐妹六个,我最小,有时候父母护着我,小哥哥受过不少委屈。每次都说要去学校“收拾”我,可出了家门从来都没付诸行动。

有一天中午上学前,我俩刚干过仗,小哥哥还挨了父亲一顿揍,他恨我恨得牙痒痒。当我在上学路上踩到一块玻璃片,脚底划出一道大口子,流血不止时,他扭头跑来抱着我,心急如焚。

慌忙中,他从田埂边拔来一蔸墨斗草,洗都来不及洗,就塞进嘴里嚼碎敷在我伤口上,帮我止血。嚼了满满的一大口,嘴角还流着墨绿的草汁,然后快速脱下背心撕碎,帮我把伤口包好后,二话没说就背起我往两公里外的一位赤脚医师家里狂奔。

烈日炎炎下,记得当时他还是光着脚。这就是植根于血液、骨子里的手足情使然。

多年以后,我曾掐了一点点墨斗草的叶子放在嘴里嚼了嚼,那个苦涩让人即刻作呕。

很难想象当年小哥哥为我嚼满满的一大口是何等难受。可这么多年,他从没有对我提起过此事。

有些兄弟姐妹有时吵吵闹闹,冤家仇人似的,但毕竟是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关系,谁又轻易割舍这份手足情呢?

我远方有两个大表伯,年轻的时因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两家不相往来。两兄弟都70多岁时,才相互搀扶彼此照应着生活。弟弟在生命的最后两年,瘫痪在床。80多岁的哥哥尽量不要侄子侄孙们照顾弟弟,自己床前床后亲自帮弟弟擦洗身体,端屎倒尿。到最后兄弟俩拥抱着,弟弟咽下最后一口气。他失声痛哭,抚摸着弟弟的脸哽噎着说:“弟啊!哥对不起你呀!”

下葬那天,他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送完弟弟最后一程。亲手帮弟弟整理遗容时,取下母亲传给他已佩戴几十年的玉佩,放到弟弟胸前才肯合上棺材盖。下葬后,还坐在弟弟坟前掩面痛哭流泪,不肯离去,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我家附近住着一位60多岁的大爷,无儿无女孤苦一人,靠吃五保捡垃圾为生。我在这住十来年,平时也没见有亲戚来看他,只听说他外乡有一位70多岁的姐姐。听说他姐姐前两年得乳腺癌,病情很严重。

他知道后,伤心不已,拿出自己所有的捡垃圾挣来的积蓄两万多元,卖掉自己捡废品用的三轮车,到处想方设法凑钱给姐姐治病。每星期还熬两次汤,几十公里骑自行车送给姐姐吃。

人间最贵是亲情!兄弟姐妹是一家,血脉相连,需彼此好好珍惜。

古有曹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就为我们做了很好的诠释。古往今来,把兄弟姐妹的关系比作情同手足,祝愿天底下所有的兄弟姐妹情万古长青。


72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