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是过客 心却归依-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身是过客 心却归依

2018-05-16 09:34:12 来源:修水报    作者:张雪峰

那一年,我深情回眸,没有矫情地挥一挥衣袖,正如转过十八道弯悄悄地来,没带走一草一木,却沾着回坑的泥巴,悄悄怆然离别!从此,山高水长,感慨离殇。

如今,我以参加“廊桥诗会”名义归来。不是歌者,应是故人,却以这样“体面”的方式与你重逢,只因一份叫“回坑”的情结,在心中千回百转,魂牵梦绕。

远远地,我又见到了甜槠树,这位慈祥的老者,禅坐村口数世纪,旁观花开花谢、世事变迁。那年不正是你迎接我的到来么?久别重逢,暖流心间,我该用怎样的礼仪与你相见?千言万语,相对无言,思绪被拉得悠长悠长。

二十年前的那个傍晚,初秋、细雨、寒凉。一个稚气未脱的小青年,挑着担子,从象牙塔中走来,揣着赴任教师岗位的神圣,激动又忐忑地打量着青山绿水环绕的村庄,循着袅袅炊烟,平平仄仄地走在探往回坑小学的路上。

教书匠!青年心潮澎湃,自嘲的笑意不经意划过眉梢。

从此,三尺讲台、一方黑板、一寸粉笔,演绎无悔的人生。

廊桥记得他与孩子们嬉戏的身影,也感受过夜深人静时,他在桥上来回踱步的寂寥。山村寂静的夜,总是伴着学校土房子里溢出的那抹灯光入眠,寄宿的孩子们早已进入了甜美的梦想。

爬山、钓鱼、野炊、露营……春天赏花秋望月,夏吹凉风冬观雪。和孩子们一起学习玩耍,清贫的日子里过得充实而安详。许多年后,孩子们说他给了童年最快乐难忘的时光!他也惊觉,那是自己一生中最充实自在的时光!

今天,我用脚步重新丈量善述桥的长度和宽度,细心打量绣花楼沧桑的容颜,深情掬一捧龙泉水,痴然呆立在新建校园前……

当年意气风发的乡绅车音和在建绣花楼时,应该不会想到绣花楼会落得如此命运不堪,也不会想到出资建造的善述桥会历久弥新,成就他人格的一个符号。不管怎样,他的名字让后人谨记。

龙泉水还是当年那般甘澈,只是当年那位为学生挑水做饭的慈善婆婆已洗脱凡尘,终肯放下水桶,乘鹤而去。

新建的教学楼代替了危旧的土房,我深邃的眼眸只能穿越记忆的时空,回想当年学校的模样。纵然时光婉转,脑海中始终没有淡忘孩子们稚气的脸庞!

回坑,是一位在山峦深谷中土生土长的江南女子,吮吸山之精气,水之灵韵,有着甜槠树的庄重、善述桥的凝重、龙泉水的恬静、绣花楼的幽静。她不与世争,不图虚名,超凡脱俗,禅静优雅。

置身回坑,会忘了时光的流动,何须问今夕何夕!

然而,是谁的低吟浅唱,惊艳了世人的目光,让回坑村从一位默默无闻的村姑变成了大家闺秀?从此文人墨客蜂蝶而至,畅意抒怀,倾情献上诗词华章。“作家村”、“创作基地”、“最具乡愁村庄”……一张张名片熠熠生辉!

回坑,我心中纯洁的女子,被赋予太多的美誉、思想和内涵,你是否承载得起?是否会被沽名钓誉之嫌压得有些沉重?

然而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你都是我初见时的模样——纯净、高洁、素雅,不染凡尘。一切都只如初见!

如今我又回到了你身边,历经岁月碾磨变得麻木、沧桑、庸俗的心,顿时空灵起来!在你面前,我才理解什么功名利禄、荣辱得失都是过眼云烟。在你怀中,我才明白其实我并未真正离开过,你始终是我心中眷恋的一方净土。

也许,岁月从未走远,真正远去的是一份情怀,一份向往。


95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