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灵动的小手绢-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别了,灵动的小手绢

2018-03-01 09:16:35 来源:修水报    作者:吴次平

童年是一片海,一片彩色的海。

我的小手绢就是我的童年彩色海中的一朵浪花,给了我童年岁月留下了七彩的温馨。

小时候,妈妈总会将一块小小的方手绢用一枚扣针别在我的外衣胸前,以便随时用来擦鼻涕。这一做法,让我养成了一种讲卫生的习惯,也给我带来一些乐趣。挂在胸前的方手绢,在我跑动时会随之一荡一荡的舞动,真像一只飞舞的花蝴蝶,让我也有了一种心生翅膀的感觉,有了一种飞翔的冲动。我张开双臂尽情奔跑,虽然这是一种有经常摔跤相伴的奔跑,它却在我的成长中有了一种坚强和憧憬相伴。胸前飘动的小手绢,儿时奔跑的嬉笑声和妈妈在身后的叮嘱声,回荡在门口的草坪上空,也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

小小的方手绢,是我接受启蒙教育的一个教具。“一角钱”可以买两块方手绢的年代,它可是一种奢侈品。然而,妈妈还是会在逢年过节时,在她的财政开支里拿出“一角钱”,为我购买两块由她精心挑选的印有不同颜色的带有简单图案的小手绢,为我过节日进行点缀。一块新手绢,可代替新衣服,更重要的是增添了节日的一种喜庆,承载了一种传统节日习俗。还有,小手绢上的色彩,让我知道了赤橙黄绿青蓝紫;小手绢的形状,把我带入了圆形、三角形、四边形等几何世界;小手绢的轻盈,如丝丝微风传递着母爱并让我懂得爱。小手绢为我开启了一个多姿多彩的梦,似奇幻的世界给了我无限想象的空间。

童年,是一个爱玩的年龄段。小手绢常常会作为游戏道具出现在我和小伙伴的游戏中。

“听声寻人”,是一个可以提高听力、增强方向感的游戏。这游戏是,一个用一块方手绢蒙住眼睛的伙伴,去追逐另几个用手帕把手与腿绑在一起的伙伴。被蒙眼者顺着被绑腿者喊出的声音,去追赶被绑腿者并以抓住被绑腿者为胜。这样的游戏的结果常常是,被绑腿者走出规定的范围,把被蒙眼者领到一棵大树下或是灌木丛边,让被蒙眼者撞着大树或者摔在灌木丛中,还有就是抱上一个正在行走的大人,换来的是大家前俯后仰的肆意狂笑。此时谁也不会有抱怨,因为谁也逃脱不了这样的经历。男孩间的游戏,有点小智慧,有点不守规矩,没有太多恶意,却带有小小的“恶作剧”。

好动的年龄,还会借小手绢玩出更刺激的游戏。

我和我的年龄相仿的小伙伴们所处的那个年代,很难看到电影,看到的电影也多为战争片。战争故事让我们知道了旗语,知道了旗手的重要。于是,我们有了“打仗”的游戏。一块方手绢往一根小竹竿上一绑,正可谓“揭竿而起”,“敌我双方”的队伍就拉开了战事。在此不表战事过程,只想说说那旗手。用生命捍卫旗帜的想法让旗手心潮澎湃,“人倒旗不倒”的信念让旗手觉得自己就是狼牙五壮士、放牛的孩子王小二、小兵张嘎、杨子荣、英雄儿女中的王成等。为能做上旗手,做好旗手,每次游戏都是一场精彩的智慧战、游击战、挑战赛、淘汰赛。

在旗手的引领下,在一片“冲啊……”的喊叫声中,我们勇往无畏,我们生龙活虎。村子里的每个角落是我们“守旗”的好战场,村头的每一个山坡就是我们要占领的高地。沉醉其中时,我们会不小心踩坏别人的庄稼,我们顾不上草丛中的荆棘丛生,我们忘记了曾被父母用扫帚揍屁股的教训,也忘记了被邻居大人呵斥的场面。因为“方手绢”至高无上,神圣不可辱。每当旗手带我们登上“军事要地”时,我们会手摇“战旗”站在要地,用最高分贝的声音喊着“向我开炮!”这种英雄场景的再现,释放了野性,也练就了男孩的一种责任。

小手绢让我玩出了血气方刚、气吞山河,也给了我内秀安静、温尔儒雅的一面。

在那个没有那么多新奇玩意儿的年代里,小手绢成了我培养动手能力、陶冶心情的一种玩具。每次,在乡里读书的姐姐回家后会手把手教我玩折叠手绢的游戏。一块方手绢经过手指翻动,会变成一只蝴蝶、一把扇子、一个领结、一朵插花、一只小鸡、一只老鼠。领结和插花,让我知道了绅士、教养、文质彬彬。小鸡和小老鼠让我把那时学的儿歌记得刻骨铭心。在我成为特级教师的今天,我认为寓教于乐的教育理念就源于儿时这种折叠手绢的游戏。盘腿坐在草地上,静静的玩着折叠手绢的游戏。今天想起,灵巧的小手把方手绢的平面图形变成立体图案的过程,何尝不是一种创新思维的雏形,它与这个时代的三维设计、动漫设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处。

说到方手绢,我当然不能忘记“丢手绢”这一儿童游戏。

“丢手绢,丢手绢,轻轻的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捉住他,快点快点捉住他……”。“丢手绢”游戏在今天的幼儿园里仍然会出现。可是,今天的这种游戏却少了我们儿时进行此游戏时的自由、纵情。村头的晒谷场上,古老的樟树郁郁葱葱,碎碎点点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散落在地上,犹如宝石镶嵌在绿草中。知了尽情的欢唱,小鸟会不经意的“啾啾”一声从你头顶展翅掠过。放学后,没有家庭作业的负担,同村的伙伴会聚在晒谷场进行“丢手绢”的游戏。“轻轻的放在小朋友的后面”时的小心谨慎;“大家不要告诉他”时的调皮眼神;“快点快点捉住他”时的肆意奔跑和追逐;“捉住他”后的喜悦和嬉闹,处处散发着开心和无忧无虑。那情、那景、那闹、那疯……这世界的一切仿佛都停滞在这游戏中。

一晃,与手绢相伴的日子已离我远去。今天,手纸代替了手绢的本来功能,手绢也淡出了生活,淡出了市场、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那一块块薄薄的、方方的、印有简单图案的纯棉小手绢,以及由它演变在我胸前舞动的蝴蝶样、在草坪上飘零的落叶样、在田野中迎风招展的狂舞样、那手指间变成动物的栩栩如生,一直定格在我心间。时代不同,伴随每个人成长的记忆会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这就是回忆中的幸福,回味中的甜美。如今想来,灵动的小手绢就如我人生中的一份恋情。我惦念那几条洗到褪色的柔软,那灵动的点点滴滴。小手绢的柔软能让我穿越岁月的迷雾,触碰到童年的悠扬笛声。

借顾城先生写的一首离别诗《别》,送给那给过我许多无以言表的灵动的小手绢,遥寄我的一份恋情。“在春天,你把手帕轻挥,是让我远去,还是马上返回?不,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因为,就像水中的落花,就像花上的露水……只有影子懂得,只有风能体会,只有叹息惊起的彩蝶,还在心花中纷飞……”


168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