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山的传说(外二首)-修水新闻网

网站首页 修水文学 详情

凤凰山的传说(外二首)

2018-03-01 09:14:41 来源:修水报    作者:钱轩毅

你应当首先听见凤凰的嘤鸣

然后,见她从胸中呵出雾海汪洋

滚圆的朝阳卡在喉咙,轻轻一咳

便点着了天火。于云彩的烈焰中涅槃

凤凰,一点点变成凤凰山

她的长喙,化作明月湾一捧流泉

她的羽毛,化作东岭十里桃花

她的骨骼,化作九十万乡人灵魂

她的第一声长鸣滴落北宋

被双井的一位黄姓少年捡起

甩出一个漂亮的传说,从一口井飞入

另一口井,飞出一颗璀璨天王星

她的另一声长鸣滴落晚清

润泽了陈氏整本家谱

五个响亮的名字开花拔节

长进了中国的近代史

她的最近一声长鸣滴落今夜

似星子穿行于山城九井十八巷的脉管

谁用豪气点星为灯,蘸着星光磨墨

在新铺开的宣纸上,栽下梧桐

三横四纵,挥笔写下可触摸的憧憬

我从画中的留白处出发,只为

寻找一个涅槃的传说。我的心脏太小

安放不下中国·江西·九江,仅够安放下

一座凤凰山。这里,到处是我的乡土和信仰

山路走着的,山间睡着的,我,我们,都是你的子孙

我们在登山,山与春秋与我同在;我们在续写传说

九十万人的天色如此辽阔。头顶,又一颗星突然闪亮

修江两岸,次第万家灯火

杨梅渡古樟群

一千五百年层层叠叠的树荫

濯洗着假寐的白茅和泛黄的跫音

我无法掂量,叶间投下的光斑重量

风从枝梢经过,抖落一树浮世的鸟鸣

安静的世界,不喜欢太多颂词

不需要,把勋章挂在胸前

铁质的树干,比闪电坚硬

纵使胸膛劈开,肋骨龟裂、碳化

仍可敲出雷霆的闷响,撑开

树冠一尺外的天空,呵出团团云朵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古樟林一定熟稔大历才子韩翃的诗句

或许,也曾真的听过韩湘子的笛声

这一切,已经不那么重要,嵌入

骨骼的耙钉,早已锈迹斑斑。唯有

这个叫“太阳升”的镇名,喊出口就觉温暖

站在杨梅渡古樟身外,入定于

以你自身名字,命名的郊野

我状如婴孩,陷进你乳香的清芬

却研不透,你内心的浩博,根网下光阴

暗涌的潮汛。撞南墙,打翻季节,犹在

一把迷离的词语间,寻找春光

我知道,你在身外看我

并无怜悯或喜悦,而阳光依旧闪烁

与跑马岭的陶罐对视

表情略带惊恐,打量着眼前的我

陶罐粗朴的弦纹,口沿的裂痕

多像祖先布满风霜的脸孔

群山圈起的蓝天下,五千年的阳光

并没有太大不同,水稻叶剑片片向上

用泥土制作出陶罐的主人 早已化作了脚下的泥土

灵魂,依旧以陶罐的方式存在

“昔者三苗之居,左彭鑫之波,右洞庭之水”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先民,种植、采集、渔猎

与猛兽对抗,捡拾路旁石头磨成箭镞

种族繁衍的力量催生智慧,苦难的针眼里

寻找活门,山背文化刻进历史的年轮

他们的后代,研究着陶罐的语言

试着和一块陶片或石头对话

更多的村民,在泥土中播种明天

酿制米酒,收取星光和谷子

还不忘,修复山脚坍塌的神殿

与跑马岭的陶罐对视,人间

不过罐口那么辽阔


1751

相关文章